托罗医生的福,千金不换千金丹,从此天下修道之人,有福了。”

张阁老与之前相比,如同换了个人似的,长期养成的大佬气质又回来了,但对罗天的态度却是更热情了,他甚至在怀疑,丹药中的那一丝桃味,难不成真的来自于蟠桃叶。

正是因为那桃味,让他始终保持头脑清明,才会在短短一个小时内获益良多,顶得上一年,甚至是数年的闭关苦修。

“不敢当,我是医生,造福天下,是分内之事。”

谦虚使人进步,该拿的一分不会少,还能留下好名声,何乐而不为呢。

“显贵,叫上菜,到让大家久等了。”

这会快到晚上七点了,这个月份,外面的天几乎已经黑了,不过这里是中心繁华地段,早已经是灯火通明,隔着窗户能看到远方的大柳树。

罗天还好,下午才吃过,其余也不是为了吃饭,但也应该入席。

唐诗雅这会有很多话想说,却也只能先放在肚子里,有其他人在,她不方便向罗天开口,等回去路上再问也不迟。

落座后,众人都擦了擦手,张阁老依旧难掩兴奋,但看了窗外一眼,却忍不住说:“之前来的时候只觉得柳树不凡,现在再看,却发现是小瞧了,这棵柳树已经成了气候,哪怕我全盛时期都难以镇压。”

罗天心道,莫说你了,其实我也有点虚!不过他有大杀器,腐朽。只是那样一来,就是血亏。

唐诗雅好奇的问:“大柳树到底是什么来历,它能做什么?”

吃货妹子的欢乐户外野餐时光

“来历不好说,自是根脚不凡,它扎根在这里,与汉东共生,当是守护神树。”

张阁老的见识非同一般,竟然能猜出一二来。

罗天点头,也说:“别想着砍伐它,其余都好说,就当是一个打卡的景点吧。”

上菜了,吃吃喝喝半小时,菜过五味酒过三巡,罗天借机询问说:“阁老,你刚刚练的杀生术,是不是象形拳?”

“罗医生好眼光,正是象形九杀术,龙、虎、豹、鹤、蛇、熊、猿、牛、狼。强身健体,亦能杀生。罗医生可是感兴趣?”

张阁老也是人精,既然问到了,那肯定是有意,只是若没有气支撑,就只是花架子而已。

“确实感兴趣,我平时也有练拳,但一直学艺不精,不知能否借阅一番。”

这话其实是唐突的,哪有开口就索要别人绝学,上一个说这话的,已经过了周年祭。

“这有何难,显贵。”

张阁老招手,很快张显贵就拿了一本线抄的册子,封面上写着象形九杀术,递到了罗天的手里。

【象形九杀术,强化+180。

九杀:上古先民从狩猎中创出的杀生术,一形一杀,强化+10。九形九杀,强化+180。】

原来如此,果然是增强强化属性的拳法。

罗天算是明白了,就在刚刚张阁老已经练会了一种动物的拳法,应该是最后的那一拳打出的豹子虚影,所以增加了10点强化,加因为张阁老是天生元气,所以威力会这么大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,能打出破空响已经很不容易,可如果有谁能练会九杀,妥妥的能打到练气士没有脾气,单属性的强悍能通神。

就如他之前把单属性加到了九千多,差点就白日飞升了。

翻开这本九杀术,里面说的他居然很看懂,但看是一回事,能不能练会,是否能融会贯通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“阁老,我想跟你商量个事!”

罗天想了想,这九种拳法正是他所需要的,流传出去,利大于弊,而且他自己决定练一练。

“何事?”

张阁老有些意外,杀生术都给你了,难不成还有什么内情?

“我想跟你换这本杀生术,用紫气东来三千里换。”

这可谓下了大本钱,但竹简上面所写的炼神诀,根本就看不懂,也就小猴读进去了,留着也没大用,再说他给了张阁老,对方必然珍惜如命,不太可能外传,跟他这边的做法完全不同。

“什么?”

张阁老瞬间大惊,手里的茶杯都差点没拿稳给掉了。在坐的张家几个核心同样大惊失色,罗医生你可真敢说啊。

“罗医生,你没喝酒吧,这说的什么胡话。”

张阁老最终只当他是在开玩笑,这种事可不能当真,听听也就罢了。

罗天摇头,“你且听我把话说完,我换你的杀生术,是打算普及出去,那对你张家来说,损失就大了。而我的那本炼神诀,却很难学会,几乎等同于天书,我也是机缘巧合,稀里糊涂有所领悟,却没办法告诉别人是怎么练的。

但炼神诀是真的,如果领悟,便能铸就神体,紫气东来三千里。”

唐诗雅这会在旁边听得

是愈发糊涂,这都说的什么啊,她怎么感觉听不懂,但之前她亲眼见到张阁老练拳,那也不是正常现象,看来有些事,她到今天才接触到,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世界。

“罗医生你要普及拳法,让万民走上修道之路,嗯,倒是无愧你紫气冲顶。但你要想清楚了,真的要换?”

张阁老意外的不是罗天普及拳法,而是换功法,因为他觉得罗天是人间圣人之姿,做这种事是应该的,还拳法全是他张家占了天大的便宜,谁知道他张家以后不会再出一位人间圣人,便是他也有机会。

“换,今天没带在身上,明天就给阁老送过来。”

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,开弓没有回头箭,炼神诀是加属性加出来的,其基础是南宫家的长生诀,所以基础的东西反而更重要,属性点他有的事。

没有基础,他不可能凭空加出杀生术,这种事无所谓亏不亏,而只有愿不愿意。

“好,这本杀生术就交由罗医生随便处置了,不管教给谁,我张家都不过问,但也不会提供修炼窍门,那是我张家的世代先祖的心血。”

张阁老也是把话说在前面,他不包售后,也不能把心血平白传出去。

“这个自然,传出去后有缘者才能学会!敢问九杀中哪一杀最难练?”

罗天也不傻,不可能直接就给扔出来,而是要选择性的来,九杀合在一起能增加180点强化,分开就减半,每一杀只有10点强化罢了。

“风从龙云从虎,龙最难,虎次之。老朽巅峰状态,倒是都学会了。”

张阁老露出笑容,他可是天纵之资,从古到今,在张家族内那都是能排的上号的人物,上次渡劫失败,也并非全是他之过。

在这末法时代,又有谁真正敢说渡劫成功,能渡劫已经当世罕见,谁让这老天所留的路太宰太宰,但应该没有断掉。

“明白了!我若普及出去,会署上阁老大名。”

他不占这点名声,何况张阁老也在帮他代言千金丹,大家互惠互利,以后必然还有在合作的机会。

“罗医生客气了!”

张阁老面带喜色,名声谁不爱,他不表态,就是在默认了。

随后又呆了二十多分钟,他个人倒是问了一些练拳的注意事项,张阁老对此都没有藏私,一些该叮嘱也都说了,在这张家连孩童都知晓,不是秘密。

八点过,罗天带着唐诗雅一起离开,收获巨大,加上之前璎珞那里的营业额,他一天之内,居然赚到了两亿八千万,虽说钱都还没到手,但这业绩已经是有了。

而且还拿到了这本象形九杀术,先不谈传不传出去,他自己练一练,也上补上点不太会打架的短板,作为实习天道,不能打,也太说不过去了。

万一到时候遇到家庭不和谐,岂不是有着被一脚踹下床的风险,所以该练就得下点苦功夫。

一直到上了车,他见女人欲言又止的模样,不由笑着说:“你一定有很多话想问,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“嗯!”

唐诗雅点头,她确实有很多疑问,发现罗天远比她想象中还要也能力,绝对不止是医生那么简单,这是一个宝藏男孩。

“罗医生,你说的炼神诀,紫气东来三千里,是什么?你之前不是说,那是张阁老的场面话吗?”

听到这话,罗天一边启动车,一边心想,女人你的记忆力很好啊,我说过的话,你怎么都能记住。

“其实很好理解,我祖传的竹简,你见过的。”

“啊,你是说小猴捧在手里,我还看过的竹简,就是炼神诀?”

唐诗雅蒙了,感觉张阁老有上当,被小猴的玩具骗走了拳法,但转念一想,她可是练过其中的呼吸吐纳,让她记忆力变得大好,这可做不得假,所以罗天并没有在骗人。

“对,就是竹简!至于说紫气,那是一种形容,跟什么天人合一,道法自然差不多,可以说子虚乌有,也可以说是一种境界。”

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,反正他也没看懂炼神诀,那就随便吹了。

“嗯嗯!”

唐诗雅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,却增加了对竹简的兴趣,一卷竹简,一块玉简,罗天的爱好与众不同,但其中都有深意。,来自爱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