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月继续审问徐海,徐海在夜月面前根本没有撒谎的机会,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夜月。

正如夜月所料,上九重不能轻易下来,怕实力波动太大直接惊跑了她。

毕竟像凤沉歌这样,实力强悍变态到可以隐藏力量,伪装身份在她身边那么久还不被发现的,整个上九重也不超出五指之数。而那几人,对她并没有多大兴趣。

所以,想抓她的人传令中九重,中九重又传令到下九重九座大陆上,命令各大势力来寻找她。

他们的命令很统一,确定她的身份,确定她的位置,然后上禀回去。

这样百分百确定后,上九重的人才会直接撕裂了空间来到这里抓她!

夜月乐了,这样他们能抓到她才有鬼了!

没多大威胁,夜月勾唇宠溺的看向三个宝宝。她依旧可以带着三个宝宝享受成长之乐,上九重的人不来,其他都是渣渣。

来了,不是还有凤沉歌吗?

现在他知道宝宝们也是他的崽,不论如何,也不会让人伤害到他们的。

这一点,凤沉歌已经证实了他的真心!

夜月起身,她动动手指头,徐海立马嘴巴张开。

泪痣勾人俏丽妹纸心中的公主梦

夜月弹指一颗丹药没入徐海的嘴里,咕噜自动吞了下去。夜月勾唇道:“正好拿试试我新炼制的傀儡丹效果怎么样。”

接着夜月解除了徐海的禁锢。

东方嫣和一众炼药师惊恐的看着徐海表情渐渐呆滞,最后直挺挺的跪在原地抬头看向夜月。

夜月开口:“回到大陆去,告诉他们在东域并没有找到我。我,并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夜月!其次,别忘了三国炼药师协会的地盘已经是我的了,将们炼药师协会的人全部撤走。”

“遵命!”徐海点头。

他跟着眨了眨眼,眼神清明了,表情也恢复如常看不出被傀儡丹操控的样子。

但徐海面向夜月一开口,便知他已经是夜月的傀儡了。

徐海问:“主人,他们怎么处置?”

“全部服下傀儡丹,带回炼药师总协会去。不然光一个人说的话,或许有人会不信,又跑过来打扰我清静。”夜月说。

徐海点点头,当即领了傀儡丹,挨个的喂他们服下傀儡丹。一个接一个,全部受傀儡丹影响,成了夜月的傀儡。

然后徐海带领他们离开了炼药师协会。

徐海会将夜月的命令带回去,同时他身为大陆炼药师总协会的副会长,有权命令东域三国的炼药师协会退出。届时,炼药师协会的地盘将成为夜月的。

夜月是没空去管的,不过正好可以交给养伤恢复了的红英,还有百事通跟楚寻去管理。

至于她,还有事要做!

夜星凡数着手指头说道:“要医治秦平阳的母妃,然后裴院长。还有解决穆灵兰那个坏女人!”

“少了一个。”夜月说道,还有那个打着报复她的口号,对孔原和秦平阳下杀手的女人。

她留孔原和国师在灵师学院,想必这时候他们也查出来那个女人是谁了吧?

等到从青荒国回去,就把这些人全部解决了!

……

夜月带上宝宝们再次去皇宫的时候,秦平阳激动带来了进展。

秦平阳高兴说道:“夜老师,我的事有计划了。我已经得到了外公,小皇叔还有楚寻的支持!他们会协助我,对付皇帝一派。再有圣旨在手,十拿九稳。”

“恭喜了。”夜月勾唇。

她看着秦平阳兴冲冲的样子,添了一句:“母妃的毒也有进展,再有三五日就能解毒,完全根除残留毒素。”

“太好了!也真巧,我们计划三日后的国宴时动手。届时是青荒国每月宴请文武百官的日子,所有人都会进宫,是动手的最好时机。”秦平阳说道。

能解决了他的事,母妃的毒也刚好解了。好事成双,凑一块儿了!

秦平阳看向夜月,激动屈膝跪下:“秦平阳在此跪谢老师,老师对我的大恩大德,秦平阳永世难忘!”

“起来吧。”夜月嘴角微勾,又问他夺了皇位之后呢?

他要留下来做皇帝,不回学院了吗。

秦平阳摇摇头,这件事他已经深思熟虑想好了!

他会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,让恶人付出代价,得到报应!但他不会接过皇位,留在青荒国。

秦平阳目光崇拜热烈看着夜月,夜月给了他希望!让他从颓废中清醒过来,修为突破,得到老生淘汰赛第一名,还能医治好母妃,这些都是他以前不敢想的。

夜月让他如获新生!

秦平阳发誓绝不辜负!

他优秀强大起来,全天下都会知道他是夜月的学生。穆灵兰想以此抹黑夜月,他就要以此昭告天下,夜月是天底下最棒的老师!

能成为夜月的学生,是他几辈子的福气,妒忌羡慕死那些家伙~~

转眼三日过去。

夜月日常在为兰妃解毒。破院子经过秦平阳的修缮后,勉强有了个样子能够住人。暂时忍耐,等到今日过后,兰妃就能光明正大住进宫殿里。

院中只有夜月和兰妃,宝宝们被凤沉歌带到宽阔地带去修炼了。

耳朵微微动了动,夜月捕捉到了由远而近走来的脚步声,笔直朝着这里过来的。

神识扫视过去,是皇后和太后一群人!

兰妃得知顿时着急,“夜老师快藏起来,别让她们瞧见了。”

现在兰妃也跟着秦平阳称呼夜月老师。她着急担心,心中对皇后和太后的恐惧,害怕她们伤害夜月!却忘了夜月的实力和身份。

她可不是后宫中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妃。

夜月淡淡勾唇,抬手按在兰妃肩膀上,让她乖乖躺好了。现在正是解毒的关键时刻,不能停顿也不能出错。

至于太后、皇后?

随便她们来好了。

眼眸中闪过腹黑,夜月玩味道:“就让我新养的蛊虫陪她们玩玩好了。”

“蛊、蛊虫?”兰妃错愕。

紧接着,院外响起太后等人凄厉惊恐的尖叫声,她们好像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!

兰妃瞪大眼看向夜月,夜月在屋里都能出手?

这么厉害!

夜月:“别动,如果顺利的话,今日的毒就能全解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