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默良久,杨胜叹息道:“爱之深,痛之切。”

他喜欢过很多女人,可花心是众多女人之中最不同的,也是最让他无法自拔的。

深吸一口气,杨胜苦笑,“去书房吧。”

转了个身,最后折向了书房的方向。

自己对花心说他倒戈了四皇子,那完全是吓唬花心罢了,就算自己再怎么喜欢花心,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,况且自己曾经和南吟泓也算是至交,因为一个女人而倒戈相向,这是他杨胜做不出来的事情,也绝对不会去做的事情。

“公子,要不要我去跟无缺姑娘解释解释?”花心问问。

杨胜一路走,说道,“不必。”

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口了,那就没有必要再解释什么了,也许花心误会了更好,最起码她的心里还能时常想着自己,即便这记忆是不好的。

转眼,一夜已过。

花心睁眼后,她脑子很乱,非常乱。

这杨胜投靠了四皇子,却没有说关于自己的事情,那就是说自己目前暂时还是安全的,但如果离开杨胜的府邸,一切就都成了未知数。

都说女人可怕,现在看来,分明是男人更可怕才对啊,就因为嫉妒,居然背叛了自己的好友,甚至还要用各种手段来征服一个女人,这根本就不是爱,而是偏执的占有欲啊!

公交车上的摄影女孩

“无缺姐姐。”外面崔绮妤的声音划破周遭寂静的空气。

房门咯吱一声被打开,崔绮妤一身雪白的衣服走进来。

“无缺姐姐。”崔绮妤走到榻边,将花心从床上拽起来,“你快醒醒。”

瞌睡地看着崔绮妤,低低问道,“何也?”

一大早就来敲门,还要把她从被窝里揪起来,难道又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

“昨日夫主没有回房间休息。”崔绮妤垂下眼帘,双颊泛着红润的光彩。

没有回房?那是去哪里了?

不解地看向崔绮妤,见崔绮妤仍旧低眉敛目,“他去了何处休息?”

“去了书房。”崔绮妤神情很失落。

心中苦笑,看来这小丫头是因为杨胜没有去她房里不高兴了。

所以说啊,这世界上就没有真正能够敞开心扉与别的女子共侍一夫的妻子,崔绮妤现在说是可以接受,只是因为她太单纯,她根本不明白什么是嫉妒,什么是寂寞,什么是守着空房的失落。

抿唇轻笑,“那他是用功读书,你这个做妻子的应该去给他煮些粥来。”

“你又取笑我了。”崔绮妤羞红了脸,娇嗔道。

摇了摇头后,对着崔绮妤说道,“傻瓜,难道照顾丈夫不是妻子应该做的事情吗?害什么羞呢!”

总之杨胜没有跟她睡觉,也没有跟别的女人睡觉,这对崔绮妤来说是好事情吧,截至目前为止,杨胜并没有背叛她。

“我听画轻说,夫主昨夜来你这里了?”崔绮妤缓缓抬头,对上花心的眸。

原来着急忙慌地跑到这里,是想问这个啊。

想了想,花心认真地解释道,“然,昨日我在院中烧烤,他突然冲进来,说了一堆我也听不明白的话,好像是说,说他投靠了四皇子?”

瞅着崔绮妤的表情,十分平静,没有一丁点的波澜。

“说完以后呢?”崔绮妤对杨胜是不是投靠了四皇子漠不关心,她只是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。

花心抿唇笑道,“说完以后,他便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崔绮妤满脸疑惑地看向花心。

点了点头,看着崔绮妤,认真地应道,“是啊,走了。”

难不成是谁对崔绮妤说了什么话吗?导致崔绮妤不相信她了?

“夫主究竟是不是遇见什么事情了?”崔绮妤咬着唇瓣,自言自语地寻思。

这个崔绮妤,原来是担心杨胜啊。

“不会的,杨公子他为人向来稳重,一定不会有事情的,或许只是与玉增王喝多了,见你睡了,又藏不住话,所以冲到我这里,说完就走了。”靠在崔绮妤的肩膀上,漫不经心地对她解释。

虽然崔绮妤嘴上说是一点儿也不介意杨胜和自己的关系,可花心还是不敢掉以轻心,一段友谊一定不能马虎,任何一处细节都有可能成为友谊破裂的导火索,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,她必须澄清自己。

崔绮妤长叹一声,“但愿如此吧,我是担忧夫主藏着心事,不与我明言。”

这个嘛……

同情地看着崔绮妤,原本想说的话全部都咽进了肚子里,恐怕崔绮妤的担心将会成为她和杨胜之间最大的问题吧,所以当初她才会劝她不要嫁给杨胜的。

“等我穿好衣服,我们去滑冰。”花心扑棱着坐起来,兴致勃勃地说道。

崔绮妤没有回答,依旧怔怔地出神。

这个崔绮妤,一点儿城府都没有,这么点事情就藏不住了。

眼珠一转,花心仰头大笑,“哈哈哈哈哈,你这女郎,真是为了情郎呆若木鸡,羞否!”

“你说什么呢!”崔绮妤听罢,头埋得更低了。

没等花心再说下去,崔绮妤已经站起身快步走出房间了。

“喂,你还没说去不去滑冰!”花心伸长脖子向着院外走远的崔绮妤问道。

崔绮妤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,“不去。”

这个丫头,怎么一天不见,就这么不好动了?

等到用过早饭,花心便端着自己做的果汁到了主院中。

此时杨胜恰值就在主院中,被她给撞个正着。

心里连连叫苦,自己的命真是不好,怎么偏偏遇到了杨胜呢?

侧眸白了眼宗礼,花心抿唇施礼道,“见过公子夫人。”

尽管私交很好,可面子上,自己还是要恭恭敬敬些,大家才都好看。

宗礼的话真的不能信,若不是宗礼跟她说杨胜已经出府了,那她打死也不会挑这个点儿来主院找崔绮妤的啊。

“无缺姐姐,你来了。”崔绮妤原本是躺在杨胜怀里的,不过花心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,所以崔绮妤有些面红耳赤地站起来。

恍若没有看见一样,花心将果汁放在了院中的桌子上,谦逊有礼地说道,“为感谢夫人公子的收留恩情,我特意做了杯果汁,愿夫人与公子洪福齐天。”

.。妙书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