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怎么找个小混混啊?难道是个爱脑?”

“好可惜,白瞎了她这么优秀了。”

还有人悄悄的说道:“薛家大房没有儿子,难道是打算随便找了个人入赘吗?”

生在豪门中,联姻是大部分人的最终归宿,婚姻和利益都脱不了关系。所以他们对薛夕有个小混混男友这件事,非常不理解。

甚至有人好心对叶俪劝道:“薛夫人,我说话比较直,也是为了好。孩子年纪还小,这是被迷惑了吧?可不能任由着她胡作非为啊!”

面对着这善意的提醒,叶俪还算保持着得体的微笑。

但她言语里维护着薛夕:“我们家没打算让夕夕来联姻,毕竟欠缺孩子很多,我也相信她的眼光。”

叶俪一开始对这份情是不赞同的,可薛夕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,叶俪完全无法想象女儿谈爱的模样。

万一把这个搞砸了,以后女儿嫁不出去怎么办?

对方见她这么说,就没再说话了。

大家闺秀的素养在这里,也不会再当着她的面嘲讽,只有许芳和刘依秋不依不饶。

纯白色毛衣软萌妹子冬日阳光下写真

许芳撇嘴:“叶俪,这也太溺爱孩子了。”

刘依秋笑道:“大嫂总觉得亏欠了呗,要我说,门当户对很重要的,不然以后也没个共同语言。”

许芳撇了撇嘴:“这话倒是提醒了我,薛夕不是孤儿院里长大的吗?指不定就是跟这种男朋友有共同语言呢!”

叶俪气坏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许芳正要说话,一直盯着手机看的薛夕忽然放下了手机,她晃了晃叶俪的胳膊:“妈,别生气了。”

叶俪一愣。

许芳也笑道:“我就随口一说,看这个当妈的气度涵养,还不如女儿呢!”

薛夕扭头,雾蒙蒙的眸子看向了她,被她这么一看,许芳微微一顿。

隔了两秒,薛夕才慢悠悠的开了口:“被狗咬了一口,总不能跟狗生气吧?它又不懂人的礼数。”

许芳:?

她正要发火,就见薛夕又慢悠悠的说了一句:“我没什么意思,该不会有人自我代入吧?”

许芳:!!

她竟然一时间被噎住了,说话是自我代入,不说话难道就把这口气生生咽下?

恰在此时,高家里的佣人走了过来:“李太太,陆先生已经来了,正在楼上和先生说话,高先生让李小姐上楼认识一下。”

刚被薛夕一句话怼的抬不起头来的许芳,顿时扬起下巴,她笑道:“好,我这就带欣妍上楼。”

她站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,接着看向叶俪,说话越来越毒:“害,女儿是优秀,要是没男朋友,高老肯定也会介绍着认识一下的,可惜了。听说陆先生一表人才,脾气和气,某些小混混给他提鞋都不配!”

说完后,就趾高气扬的离开了。

等许芳走后,其余人凑在一起,对着许芳和李欣妍的背影羡慕的感叹着:“可惜了,我家女儿没有李欣妍那么优秀。”

被对比的女孩不服气:“我又不是商品,能被这么挑来挑去的。再说了,万一那人人品不好怎么办?”

女孩的长辈顿时训斥道:“能被高老看中的人,人品肯定不会差,能力也绝对很厉害,这样的人打着灯笼也不好找!”

女孩讪讪的,嘟着嘴巴:“感情才最重要,我倒是挺羡慕薛夕的。”

那家长顿时拉着自己的孩子往旁边走:“学习下薛夕学习那股劲儿就够了,可千万别学她随便找男朋友!”

“给说,要是找个小混混,我非打断的腿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刘依秋撇了撇嘴,开了口:“大嫂,学得好不如嫁得好。薛夕她再厉害,以后能比陆超还厉害?看大家刚还羡慕有个好女儿呢,这会儿都去羡慕许芳了。”

她说完后,拽着薛瑶走到旁边,压低了声音:“虽然把李欣妍上去了,但这不代表别人没有机会。陆超早晚会下来和大家见面,到时候主动点。”

而刚还在夸薛夕的人,这会儿个个都露出“可惜”的神色。

过了一会儿,这群人就如躲瘟疫般走开,生怕自己家孩子也跟薛夕学坏了,在外面包养小白脸。

虽然离开后还对着薛夕指指点点,可薛夕周围却终于安静下来。

她松了口气,打算拿起手机再看两道奥数题,这时一道声音传来:“夕姐。”

薛夕微愣,抬头却见秦爽在不远处对着她招手。

薛夕还没开口,叶俪就主动劝道:“去玩吧,别总是看书,今晚来这里就是给放松的。”

薛夕无奈,只好放下手机走过去。

秦爽今天穿了一件红色小

礼服,带着她绕到了另外一边的阳台上。

这里放着两个沙发,茶几上放着糕点和茶水。虽然跟客厅隔绝,但又刚好能看到客厅里的全景。

烈焰会的人都坐在这里,火苗一号手中拎着一套西装,高彦辰则低头玩手机,带着点心不在焉。

秦爽询问:“夕姐,男朋友呢?”

薛夕顿了顿:“嗯?”

秦爽开了口:“辰哥给了他请帖的,但我们一直没看到他。这是辰哥给他准备的西装,等他来了就换上,免得给丢人。看看行不行?”

薛夕再次懵了懵,向淮要来?

她发愣间,火苗一号贫着嘴开了口:“辰哥,虽然这也是杰尼亚西装,但不是说,为了给夕姐撑面子,打算把他们的镇店之宝买来吗?”

杰尼亚是高奢西装品牌,在滨城的分店里有一套顶级设计师制作的西装作为镇店之宝,平时都不拿出来的。

高彦辰凤眸一挑,大眼睛里全是不悦:“去晚一步,他们说被人买走了。”

秦爽八卦之心顿时燃起:“谁啊?”

高彦辰想了想,很肯定的说道:“应该是陆超。”

今晚是高老的生日宴会,滨城的人都会给个面子,把最好的西装留给他,现在竟然被人抢走,那应该就是贵客陆超了。

秦爽好奇的开了口:“辰哥,反正现在也没事干,带我们上楼见见那个陆超呗!”

(求推荐票!明天打脸!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