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630shu.co,最快更新医鸣惊人: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!

皇后仅仅只是楞了一下而已,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还是那副亲切的模样。

“既然千凤公主想要一起下场去玩玩,那就去吧。”

都说了是去玩的,赢了也不是多努力的结果,输了就当为了两国的长远关系,哄孩子不哭得了。

不过,这位千凤公主也是从小在皇宫里面长大,这里面的弯弯绕在笨,也能看明白不少。

皇后话里的意思她并不需要怎么去想,就已经明白了个大概。

但是,她并不在意,或者说,她要下场比试的目的,跟那些奖励毫无关系,自然也就不在乎皇后的那些话了。

东华帝在旁边看到这一幕,微微皱眉,但是,除了同意,又能说些什么呢。

甚至,他心里已经开始计较着,要是这位千凤公主真的有些本事,没有人能压的住她的话,就直接让慕朝烟上。

毕竟慕朝烟当初的那一舞他也的确是见识过的。

如果赢了,东华的面子保住了,如果输了……

东华帝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。

柔弱无骨光滑美背气质美女清晨朦胧室内写真

丢了国家的脸面,就算是墨玄珲,难道也要冒着被天下人戳脊梁骨的危险,去保一个丑女么?

在他看来,墨玄珲许诺给慕朝烟的那些东西,都是虚无缥缈的,口头一说而已,当不得真。

等到真到了哪天做选择的时候,到底会是什么情况,谁能确定?

所以,他一直认为,墨玄珲之所以维护慕朝烟,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时机,给出的威压也不够。

一旦侵犯到他切身利益的时候,谁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呢。

这么算下来,自己怎么也不算亏,面子上也的确不好反驳,干脆也就放下心来。

可是,接下来的事情发展,却让所有人都出乎预料。

“早就听说,东华的战神炎王最近新娶了一门亲事,娶的还是当朝首辅宰相的嫡女。既然是宰相府的嫡女,又能得到炎王殿下的青睐,想必是有她的过人之处。”

东华帝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千凤公主会直接奔着慕朝烟而去,这个时候,他反而并不在乎输赢的结果了。

虽然这个千凤公主称呼墨玄珲一口一个战神的让他很不爽,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。

谁都不是傻子,这个千凤公主对墨玄珲有意,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情。

既然是这样,那就不是国跟国之间的事情了,就算传扬出去,那也只是两个女人的争风吃醋,无伤大雅。

这要是让慕朝烟输了,墨玄珲的脸色想必会很好看吧。

他现在反而很想要知道,这位千凤公主会使出什么手段,可千万别是舞蹈,其他的什么都行。

千凤公主就这么顶着所有人的目光,来到了慕朝烟的面前。

“对于们东华的舞蹈,本公主实在是无法欣赏。那扭扭捏捏的样子,好像来阵风都会被吹倒一般,真不知道,们东华的男人要这样的女人来有什么用。”

几句话,几乎把现场的所有人都得罪了个干净。

每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均是不同,女子是柔弱是刚强,也都不是几个人或者一群人可以代表的。

她这分明就是在贬低东华的所有女人,是赤果果的挑衅。

可是,这位千凤公主就跟没发现周围人的敌视一般,或许是感受到了,也没当回事,该是什么,还说什么么。

“本公主别出心裁,想要跟炎王妃比试比试武艺,炎王殿下是战场的战神,想必炎王妃也不是等闲之辈。不如就由本公主来领教炎王妃的高招。”

这是想跟她约架?

东华帝静静的看着,心里也在为这位千凤公主的话感到不满。

虽然他看不上慕朝烟,巴不得有人多找她点麻烦,但是,这可不代表他愿意有人把他国家的子民都给看扁了去。

无论是子民是男是女,也不是一个边陲小国可以来指手画脚的。

要不然,他堂堂东华的国威何在?

“千凤公主,我们东华女子以柔为美,跟们西沧自然是有所不同。若是比试一些才艺舞蹈,也就罢了,要说这比试武艺……万一伤了公主,可是会影响两国邦交的。”

这话说的,虽然表面上听上去完是在为这位千凤公主所考虑,但是,在仔细去听,岂不是在说千凤公主必输无疑?

就算是普通人被这样的激将法一激,都很有可能失了冷静,拼了命的也会上,更何况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一国公主呢。

果然,东华帝的话才刚说完,千凤公主立刻满脸的不乐意。

“看来东华国的陛下是对炎王妃很有信心了,这更让本公主好奇,想要领教领教了。不知炎王妃可否赏脸?”

“请炎王妃尽管放心,我们今天不为彩头,点到为止,本公主绝对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不就是激将法嘛,东华帝会,她也会。

反正她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把慕朝烟给比下去的。

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位千凤公主很有可能会找上自己,就算不是今天,也会是明天。

但是,当她真的站到自己面前,一脸挑衅的说处那些话,慕朝烟还是觉得开心不起来。

看到慕朝烟不回她的话,千凤公主的眉头微微皱起。

“难道炎王妃是不愿意赐教么?”

说着像是恍然大悟一般,赶紧往周围看了看。

“哦……的确,这么多的人都看着呢,若是炎王妃害怕输掉而丢了炎王府的名声,本公主也不强求。毕竟炎王的面子重要。”

千凤公主每说一句,墨玄珲身边的气压就以极其迅猛的速度往下降一些,哪怕她已经做好了准备,但是面对墨玄珲那甚至已经带有杀气的眼神,除了害怕之外,还觉得很受伤。

她知道,自己这样咄咄逼人的架势是让炎王生气了,可是,如果她不强势一点,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,她还怎么让慕朝烟知难而退,怎么让她明白,并不是天下就只有她一个女人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她在这个时候退缩,还怎么让炎王注意到自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