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报!!老爷!出事了!!”

一声急促的传报声打破了深夜黄家古宅的寂静。

武道馆内,家主黄征鸣却依旧盘腿打坐,眼眸紧闭。似乎外界一切,都与他无关。

“大惊小怪,聒噪之极。”黄征鸣淡淡吐出一句话。似乎是对门外家丁如此慌张的模样,很是不满。

如今,长子头七还未过。一切安静低调行事。只为安抚旭阳的亡灵。

满族上下,所有人都披麻戴孝,送灵七天。

可今夜,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丁,却如此大呼小叫,唯恐天下不乱一般?这世间,还有何事,能比长子的头七安魂还要重要?

一旁,忠伯鞠身,道,“老爷莫生气,我这就去训他,三十大板。”

忠伯说着,苍老的身躯缓缓倒退,然后…打开武道馆门,退出了武馆。

“忠管事!出…出大事了!”武馆门口,那名传话的家丁声音焦灼无比!

“何事大惊小怪,不知道老爷正在静休吗?!跪下!”忠伯苍老的面色一寒,厉喝道。

呯!那名家丁身躯颤抖,猛地跪倒在地,直接被吓得瑟瑟发抖,连话都不敢说了。

红衣女子初秋农村外拍

“说,所报何事?若是寻常小事,那便拿你是问。”忠伯目光森冷,盯着跪在地上的家丁。

深夜的清修,就被家丁一声急促禀报扰乱…更何况还是大少爷的头七。

任谁,都不会有好脸色。

家丁跪倒在地,身躯瑟瑟颤抖,声音哆嗦哭腔道,“二…二少爷…出事了…”

与此同时,武馆内。

当家主黄征鸣听到这句话时,那闭目憩息的眼眸…猛地睁开!

‘嗖!’他身形爆闪,急速冲出了武馆!

“说,泓晖那孽子,又惹了何事?”黄征鸣第一时间想到的,不是黄泓晖出事了,而是黄泓晖惹事了。

沪海江南,藏龙卧虎。除了他黄家之外,还有无尽的巨大势力潜伏。

而他膝下第二子,黄泓晖。性格无比跋扈桀骜,平日里惹下数不尽其数的事情。奸杀掳掠,杀人如麻。

也正是如此的放纵,才导致黄泓晖快速成长,变成了一尊横行无忌的野兽。

这,亦是黄家承袭的族风。

所以,在家主黄征鸣眼中,自己那个孽障第二子,一定是在外惹下了什么了不得的势力,所以…被仇家找上了门来。

不过,这…都只是区区小事而已。

凭他黄家在江南的势力,纵使惹了律法又如何?

杀了人,找人顶替便是。奸强了女子,直接将女子家里满门威胁,不服杀了便是。

惹了仇敌,不服便杀。

黄家,做事…从不二话。

江南地盘,他黄家…便是律法!

他黄家,便是天!

而此时,那名家丁跪倒在地,浑身瑟瑟颤抖,声音惊惧哆嗦道,“二公子…二公子…被炸成重伤…危在旦夕……”

轰~!听到此话,黄征鸣的瞳孔猛地一颤!

他整个身躯站不稳,差点栽倒!

老仆忠伯也是面色一变!

“泓晖,在哪儿?!”黄征鸣此刻,浑身的杀机汹涌爆涨!他狠狠揪住家丁的脖子,双眼狰狞如恶魔!!

家丁整个人被掐的几乎断气,瑟瑟发抖道,“在…在宅院门口……”

嗖…!

黄征鸣身影爆闪,步法之快,整个人几乎化成一道。

他急速朝着古宅门外急冲而去……

身后,忠伯苍老的身形也紧跟而上…佝偻的身躯,在此刻却是爆发出了无比强悍的体力和速度…急速追了上去。

黄家古宅门口。

一个白色担架床正放在门前,二公子黄泓晖的躯体横躺在担架上,浑身是血…已经昏死过去。

担架周围,数十名白大褂的私人医生正守护在旁,紧急的给黄泓晖坐着心肺复苏。

因为此时的黄泓晖,心跳几乎奄奄一息。差一步就要跨进阴曹地府了。

c4炸药的威力,太过恐怖。

他给秋伊人车子布置炸药的时候,做梦都不会想到…那恐怖威力的炸药,竟会作用在自己身上!

整整3000公斤爆炸威力的c4炸药容量,原本…是想将秋伊人那贱人…以及陈纵横那个混蛋,一起炸成血肉残渣!

可结果,被炸飞的…确是黄泓晖他自己!

浑身尽数被插满玻璃碎片,离死已经不远了。

嗖…!一道残影急速从门内冲袭而出!

家主黄征鸣面色凝戾,急速冲到了宅院大门口!

当他的目光看到门口的担架时,整个人的心脏都是猛地巨颤!!

“吾儿!!”一声怒极凄惨的悲喝!!

黄征鸣猛地冲到担架前,整个人都几欲崩溃!!

父子血脉,十指连心!

如今,长子黄旭阳的头七还未过去。

可此时此刻,膝下儿子…竟也遭受如此劫难!!

这,让他怎能不悲?!怎能不怒!!

黄征鸣的瞳孔,从悲鸣…变成愤怒,而后是狰狞,血戮!!

望着儿子浑身被插满的玻璃残渣碎片,他的心都在颤抖!!

“是…谁?!是…谁干的?!”

黄征鸣的声音咬牙切齿,几乎是带着无尽滔天的杀意!!

整个沪海市,是谁…胆敢不要命,敢动他黄征鸣的儿子?!!

他,必将满门血屠对方!斩杀九族,以解心头之恨!!

担架四周,一群家丁手下们跪倒在地,所有人都在瑟瑟颤抖着。

家主之怒,足以震天。

一名手下瑟瑟颤抖,声音惊恐发抖道,“今夜…二公子…私下设宴…宴请秋伊人出席。那个陈纵横…也出席了宴会……”

“二公子在秋伊人车里安装了炸弹,试图欲将她和陈纵横炸飞…可,可是…炸弹,却被陈纵横那厮…掉包了……”

手下的声音惊恐颤抖,不敢再说下去。

黄征鸣站在那儿,整个人…几乎被一股滔天戾气所笼罩!!

“呃……!陈…纵横!!”黄征鸣双拳紧攥,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弹响声!

他双眼血红入魔,满头黑发在黑夜中飞舞,宛若一尊可怕的杀魔!

“我黄家,与你不共戴天!!”

虽然,黄征鸣早有言,让二子泓晖不要轻举妄动。

虽然,是二子黄泓晖事先去挑衅的对方。

可,他黄家就是法则!这个江南,胆敢动他黄家!胆敢将他二子黄泓晖伤至此?!

他,定要血屠,以报血仇之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