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田一死,鬼子就乱套了,一窝蜂往回跑,伪军也跟着跑。

不是所有鬼子都悍不畏死的,像山田宪兵队这种在城里维持治安的鬼子,战斗力明显很渣。山田一死,他们就不听指挥了,鬼子军官也只好跟着跑。

战利品全都给了崔连长,可把崔连长美坏了,带着林强参观高家庄的地道,每个地方都介绍的特别详细,排水口,呼吸孔,洞口伪装,粮食存放,怎么防毒气,怎么防水灌……没有任何保留,全部告诉了林强,还写在了纸上。

十几个人干跑了一千多鬼子伪军,这样的战绩,让林强在崔连长眼中,简直就是军神一样的存在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临走的时候,林强又留下了几箱子弹和手榴弹,没给迫击炮,没人会使,崔连长也不会使,他离开部队到保定发展游击队的时候,八路军用的还是老套筒,没有迫击炮。

牵挂着山西的战局,参观完地道之后,林强就在崔连长和高传宝依依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高家庄,连夜往回赶。

太原。

龙小云,韩信,乔二临时组成的三人领导小组正在开碰头会。

“司令什么时候回来啊,晋绥军竟然故意把鬼子军放过来打太谷。”乔二恨恨说道。

“司令这么安排,自然有他的深意,咱们只要执行就可以了。司令回来,自然会收拾他们的。”龙小云说道。

“现在,参军的人明显少了,晋绥军,中央军在路上设卡,不让年轻人到太原来。”韩信说道。

“报告!阳泉李团长发来急电,鬼子军已经连续发起17次攻击,阳泉建筑受损很大,战士们也出现了伤亡。李团长请示出城作战。”跑进来一个战士拿着电文大声报告。

灯火阑珊下美女在漫步

龙小云摆手,“回电,告诉李云龙,司令没有回来之前,只准守城,不可出城作战。这是司令走之前的命令,让他坚决执行!”

阳泉。

李云龙满脸炮灰,气的砸桌子,“老子受够了,明明可以消灭城外的鬼子,却偏偏不能出城进攻,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!”

上次打赌输了,林强没有强迫他兑现赌注,李云龙对林强是言听计从,没有发过牢骚,林强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但,现在,被鬼子堵在城里打,他快要控制不住暴脾气了。

如果是打不过还好说,明明是有那个实力,却偏偏不能使出来,简直是太憋屈了。

上盘石村是正定铁路旁边的一个小村子,距离阳泉10公里,现在,成了鬼子军特设第108师团的临时驻地。

“将军,阳泉城里的守军还是坚守不出。我们的燃烧弹快用完了。”

“八嘎!都是七田一郎那个废物!”第108师团长下元熊弥中将骂道。若不是七田一郎第20师团在阳泉修建了大量的明暗地堡,永固工事,他早就攻下阳泉了。现在,他每天用大炮轰,飞机炸,燃烧弹烧,毁掉的只是一些建筑物,根本伤害不到躲在工事里的铁血强G军。

也就是说,他这一个星期完全是在浪费弹药。

但,除此之外,能有什么办法?

“将军阁下,我有一计。”参谋长山冈重厚放下手中的情报,笑着说道。

“参谋长,快说。”

山冈重厚指着情报,“根据情报,铁血强G军的统帅很可能在保定下面一个叫高家庄的村子出现过,这个村子是顽固村,村民非常狡猾,他们在村子底下挖了很多地道,互相连通,躲过了我军多次扫荡。这启发了我的思路,咱们也可以挖出一条通往阳泉的地道,然后用炸药……轰!阳泉就会不攻自破!”

下元熊弥眼睛亮了,惊喜道,“妙计,妙计!”

下元熊弥立刻命令挖地道,一个联队三千多鬼子分成三班,日夜不停。

为了迷惑李云龙,鬼子的进攻没有停止,反而更加猛烈,燃烧弹,炮弹不要钱一样落到阳泉城里。而在炮声掩护下,鬼子的地道已经挖到距离阳泉不到一公里的地方。为了避免被发现,鬼子军是从10公里外的上盘石村开挖,挖出的泥土已经堆出数座小山。

而随着地道延伸,即便是三千多鬼子一天三班倒,速度也慢了下来,因为他们要把挖出来的泥土通过地道送到上盘石村倒掉。

下元熊弥曾经想过把泥土倒在最近的地方,但他知道铁血强G军在太原有飞机,唯恐被空中侦察到,只能用这种愚公搬山的笨办法。也就是晚几天的事,他等得起,只要能拿下阳泉,多等几天又算什么呢。

地道挖到了山西地界,鬼子遇到了麻烦,都是巨大的石头,工兵锹挖不动。

“命令炮兵连续开炮,不准停歇!”下元熊弥想到了一个办法,利用大炮掩护,然后用炸药炸开阻挡地道的石头。

阳泉,一处永固工事内,李云龙盘腿坐着,一瓶酒,一盘花生米,听着外面的炮声,抿一口酒,小日子很是舒坦。他想明白了,林强的这一招叫以静制动,虽不能杀伤鬼子,却能大量消耗鬼子军的弹药,鬼子军的弹药虽然多,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总有用完的时候,这也是一种胜利。

轰!

大地震颤,泥土噗噗落下来,落到酒里。

“这次的动静有点大啊?”李云龙眸子里浮现一抹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