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轰!

双掌互击,双龙爆出。

林西危在旦夕!

丘齐鸣羞恼成恨,这次催发更多真元,轰出他能够轰出的最强一击,青龙绞杀,几达百丈。

青龙矫矢,搅动百丈空间轰鸣,隐约有细碎的空间裂缝出现。

他就不信了,此时遭遇重创,显然已经真劲耗干见底的林西,还能够在这样的绞杀之下,逃得性命。

此时的林西,勉力以最后的一点真劲,封闭创口,不使得脏器流出。

这个时候,他觉得还有些不够。

“那就让我以肉身,再磓一次吧!”

撑着膝盖喘息几下,林西冷汗如雨的脸抬起,黑夜一般的异瞳微眯,看向此时双掌保持推出真元双龙之姿的丘齐鸣。

喑哑低吼一声,躬身前冲,竟以野牛冲撞之式,朝着双龙狂奔而去。

“不要——”

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

此时一直呆滞落泪的米菲,直接腾飞,朝着演舞台上冲去。

然而她刚刚飞起,就被一条罡气之绳追及,直接捆缚,拉扯到观礼台上。

米勒福此时脸色铁青,心疼这个闺女,但是也不会让她掺和过深。

落花城的局势,现在晦暗不明,不能因为感情用事,将米家架到火上炙烤。

“爹……”

米菲美眸绝望,回首望了一眼演武台,直接昏了过去。

而此时索图意味深长地对米勒福竖起大拇指。

“还是米家主善于审时度势,处事谨慎啊呵呵……”

“兄弟——”

“老大——”

奚霜慕和梅长吟,此时怒吼,男儿泪抛洒,心痛欲绝。

陆晓云像是丢了魂一般,不哭不笑不动作,竟是没有了思维一般。

布飞烟母豹一般冲出,闪现在结界上空。

“玄黄山印,给老娘砸砸砸!”

眼中热泪滚滚,不待滴落,便被仇恨的怒火烧干蒸发。

“我的小男人,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必将这落花城,变成死域。所有家族都要覆灭,所有觊觎的人都要灭亡……”

轰咔嚓——

穹顶一般的符阵结界,刹那压扁,炸起无量光,结界将要破灭的咔嚓声响起,但是最终竟鼓胀了几下,撑住了。

此时,凌若曦身旁,刚刚吃过丹药,醒了过来的麻糖糖,尖叫一声:

“林西哥哥,我不要死啊——”

凌若曦暴走,直接将麻糖糖和聂大千交给武院其他长老。

“大化青莲,一树擎天!”

一朵青莲飞出,却是奔向演武台底部地面,瞬间没入消失。

几乎是眨眼之间,演武台发出滋滋嘎嘎的龟裂之声。

方圆千丈的演武台中央,哗啦轰隆。

坚硬的岩石台面,竟轰然炸裂,碎石乱飞。

炸烈之处,赫然有一株活了一般的小树在飞速生长。

肉眼可见的,这株小树,汲取周边无量乙木之力,疾速成长壮大。

几个呼吸之间,这棵巨树冠盖如云,枝丫横斜。

虬枝蠕动,将整个炸起符光的穹顶结界全部撑起再撑起,似乎想要以这种方式,将双层的符阵结界给撑破。

这已经不是气沌境武师的真气罡气外放或者化形。

这是以乙木法则之力,调动汲取周边乙木之力,强行破开演武台底部,从演武台之中,演化出来的术法。

这种术法,威能超越气沌境武师不知多少倍。

但是,凌若曦也不过仅仅是一个一层武王而已。

她的神念范围,百丈有余,比丘齐鸣稍微强点。

所以,她能够调动的天地之间的乙木之力,并不是很多。

此时将符阵结界撑起百丈之高,已经有些力有不逮。

此时的符阵结界,已经如气球一般的撑开,符光稀薄透明,似乎有些撑不住的样子。

搞得布飞烟此时都不知道该不该将玄黄山印再次砸下去。

“那谁,离远点,这结界我来砸破!”

凌若曦不服,白了布飞烟一眼。

“要能行,刚才直接就砸破了,还是我来,一边待着去!”

“和我小男人什么关系,要为他拼命?滚一边去!”

“我是他的院长,他是我的学生,我救他天经地义,又算什么?老娘们腆着脸我家小男人,也知道自己年纪老大了是吧?”

……

轰!

吼!

两大美女武王,竟在此时闹起了内讧。

无数看客觉得这一场打榜,绝对可以流传很久,远播他乡。

甚至可以载入落花城修炼史。

体修林西,狂战武王也就罢了。

野史之中,必将记载两大美女武王,在林西危难之时,挺身而出,不顾食言,无视规则,甚至为谁来出手,争风起来。

就在此时,凌若曦怒吼。

“老 骚 货!还不去攻打丘家,将人质都抓起来?这里交给本院!”

布飞烟哪里肯走,林西此时危难,我走了万一他有个闪失呢?

“滚!要去也是去,老 骚 货,休想让我离开,我要将这丘齐鸣碎尸万段,啊小男人——”

轰轰轰轰轰轰……

结界之内,两条青龙绞杀而至,林西迎上,挥拳狂砸。

这个时候的他,骨与肉绽裂,血与汗飙飞。整个肉身,无数次地被双龙纠缠,无数次地挣脱。

龙角断裂,龙元炸起,龙鳞脱落激射,龙爪折断。

但是,丘齐鸣冷笑,神念操控之下,真元双龙瞬间恢复,只不过,他的神念和真元,都在大幅消耗。

但是他坚信,要不了几个呼吸,林西就会被他的双龙撕成碎片。

至于说凌若曦泼命施展的术法,一树擎天,撑起结界。

不要说结界破灭之前,他有信心绝杀林西,就是现在,他也能腾出手来,针对凌若曦的出手。

“凌若曦,凌院长,这是要将落花武院的规则,全部丢弃吗?还是说,要林西自食其言,死了也要遭人唾弃?”

巨树枝丫,如鞭如龙,呼啸抽打,衍生而来,袭扰丘齐鸣。

丘齐鸣掣出一把长剑,竟是玄级下品战兵。

灌注真元,剑光百丈,交错纵横,劈斩袭来的巨树枝丫。

顿时之间,整个结界之内,枝丫断折激射,无数青叶如镖。

“真元铠甲,给我守护!”

丘齐鸣无惧,一边神念操控双龙绝杀林西,一边自身运转真元,身披青色真元铠甲,阻挡无数青叶的攒射。

“规则?哈哈!”

凌若曦狂笑怒哼。

“自从化形丘赢上台,出现在落花武院演武台上,这世间所有的规则,就已经被丘家踩在脚下。有脸和我说规则?”

“丘齐鸣,今日无论会不会杀死林西,都别想活着走出落花武院!”

“大化青莲,滴血聚元!”

所有人都惊惧地看向此时的凌若曦。

只见凌若曦咬破舌尖,一口精血喷出,刹那消失。

但是此时,超越百丈,至少也在三百丈之内的所有天地之间的乙木元气全部动荡,朝着凌若曦的纤手滔滔而去。

要知道,整个青沌域,乃是整个九沌大陆木属性元气最为浓郁的一个大域。

哪怕是在落花城之中,在落花武院之中,也有着无数的花早树木,天地之中蕴含的五行元素,木元素最多最浓烈。

因此在青沌域,几乎所有的土著都是木属性体质,修炼的功法,也基本上都是木属性功法。

此时凌若曦滴血聚元,乃是以法则之力,强行调动自己调动不了的,百丈之外的天地木元,加持结界之中的擎天一树,誓要撑破结界,束缚丘齐鸣,救出林西。

而她这样做的后果,也立即显现出来。

汲取调动三百丈之内的天地木元,已经远超她的能力,使得她立即樱唇一开,鲜血狂喷,花容惨淡,精神萎靡。

不仅是神念几乎刹那耗干,就是本源也都受创。

但是她顾不上这些,勉力以神念,将滔滔木元加持到结界之中的巨树身上,使得巨树再次粗壮,再次拔高。

布飞烟惊呆了,小嘴张大,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这老 骚 货,真的很拼啊……”

一股酸意和妒忌的情绪,以及感动,让布飞烟沉默。

远处的陆晓云,呆滞面容,心中自问。

“假如我有院长大人的能力,我愿意为他不顾一切,损伤根基吗?”

看看自己的师傅,再看看凌若曦,想想米菲。

“我除了给他添乱,让他招惹了无数强敌之外,好像就没有为他做过什么。甚至……我都没想过为他去做什么……”

“他不是我的……我似乎,没有资格……”

……

轰哗!

此时,双龙在林西的怒拳之下,彻底溃散。

林西浑身上下,已经没有一块好肉,所有的筋脉全部断裂,所有的骨头全部折断。

他踉跄跌扑,嘿嘿狂笑,满嘴都喷出碎块的内脏。

“来……老棺材瓤子,老子与不死不休……呕噗……”

在说话之前,林西将始终压在舌头下面的小聚元丹,咽了下去,同时倒地不起。

“青露,滴落吧……”

轰!

脑海之中,青露飞檐,刹那之间就被触发。

紫中带青的光芒,爆炸式炸起。

林西洞开的胸腹之中,浩荡能量浪潮滚滚,刹那就被青露飞檐汲取。

刹那之间,紫光之中就凝聚出一滴青露,直接滴落,入颅蔓延,浸润林西肉身。

躺在地上的林西,感觉自己洞开的胸腹,刹那就修复,无量的能量浪潮,席卷四肢百骸。

脏器修复!

骨骼修复!

筋脉修复!

皮肉修复!

真劲丹刹那之间,汲取滚滚能量,开始膨胀再膨胀。

一蛟之力恢复!

二蛟之力恢复!

三蛟之力恢复!

满血复活之后,能量浪潮依旧在冲荡。

吼!

林西浑身发光,刹那暴起,长发蔓延过丈,猎猎如旗。

振臂怒吼!

四蛟之力!

(推荐好友茉清然女频文《初考卷:易先生借个吻呗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