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说实话,这场战斗原本早该画上句号了。”

游走在咲夜的匕首和灵梦的符篆之中,宛如散步一般的表情流露在八意永琳的脸上显得极为自在。

“但是因为我的好奇心,又不得不让你们陪我多玩一会,或许我应该说声抱歉?”

“嘿,还真是相当厉害的发言呢,小看人也要有个限度!”

冷笑着送上一手符篆在对方身前爆开,灵梦闪烁着身形,一脚踢向她。

“!”

“呵。”

轻笑着用手肘卸掉了灵梦大部分的腿力,八意永琳露出的奇怪的笑容,似微怒似怀念。

“果然还是这种野蛮的体术才比较符合‘博丽’这个名字……不过就算这样说,你也不能理解吧?”

“没错,你这家伙说的话奇奇怪怪的,我一点也听不懂啊!”

一击未成,灵梦向后一翻,瞬间就退出了十几步远,紧接着下一秒她所在的地方就被无数的匕首给包围。

“幻符!”

笑意MM林盈臻粉嫩迷人

时间又一次被暂停了,咲夜甩出里三层外三层的匕首把八意永琳给团团围住。

“果然有趣。”

并没有置身敌阵之中的担忧,相反的,八意永琳对于咲夜的能力似乎十分感兴趣,迈着缓慢而精准的脚步,她在其中用几近舞蹈的姿态地闪躲着两人的攻击。

“对时间的能力至今为止我也只见过寥寥几种而已,其中类似将时间暂停这样的能力更是第一次见……”

说到这,八意永琳突然陷入了异样的沉默,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怪异的“挣扎”之色,似乎在对什么感到困扰一般皱紧了眉头。

“不,或许不是第一次也说不定。”

不知道是第几次了,八意永琳的目光再度和地面上某个负责喊666的路人对上了,嘴角微翘,瞳光中闪动着绝美的神采,此刻她兴趣的浓厚达到了极致。

“果然,要想弄明白一切,还是要从你开始下手调查吗……”

“喂,不要无视我啊!”

灵梦不爽的吼声传来,接踵而来的就是那灵力形成的风暴,不过八意永琳却是无动于衷,轻巧地用两人无法理解的“速度”躲过了攻击,她一步跨到了咲夜的面前。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